当前位置:

【丹心向党 礼赞百年】唐河清:有一种爱叫“长兄如父”

来源:新沅江客户端 编辑:黄正波 2021-07-05 08:41:08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沅江新闻网7月2日讯(记者钟祖彪)家住沅江市泗湖山镇坪塘岭村的唐河清这一生有两个日子记忆深刻,2010年7月1日,他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;另外一个日子则是1980年的5月12日,那一天,他正在上初中二年级,聪明而又寄托着全家人希望的弟弟唐罗生突然精神错乱,患上了精神病。

唐河清从小就很喜欢他这个亲弟弟。虽然那时唐河清已经成亲,自己的孩子还在呀呀学语,但他总是把家里最好的东西留给这个弟弟。说起这件事,唐河清的妻子石元珍现在都会给他一个嗔怪的眼神。弟弟唐罗生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当时的老师们说起唐罗生也是赞不绝口,认为他是当地最有可能考上大学的学生。可如今,天不遂人愿,唐罗生病了,照顾弟弟的责任一下子落到了唐河清的肩上。

每天,唐河清一身疲惫地从田地里赶回家中,在看望过父母后,就跑到弟弟的屋子里查看情况。每当看到唐河清的到来,唐罗生就显得局促不安,不停地用手指敲打着桌子,眼神时不时的望他一眼。见到弟弟浑身脏兮兮的,唐河清马上盛水为他洗澡。

虽然每天都这样劳累,但唐河清丝毫没有半句怨言,他说长兄如父。虽然那时自己的父母尚健在,但体弱多病,他们自己都需要唐河清两口子照顾,根本没有能力来照顾自己的小儿子。

那段日子,唐河清像发了疯似的带着弟弟到处求医,在那交通极不便利的年代,他辗转几千公里,跑遍了长沙、益阳、宁乡等地,把能去的医院几乎都去了一遍,但弟弟的疾病依旧无法根治。

“真的是绝望了,看不到一点希望。真的可惜了,真的可惜了。”望着弟弟神智昏昏的模样,今年已经67岁的唐河清仍然声音哽咽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治好唐罗生的疾病已变得极其渺茫,加上自己年事已高,在家人和邻里的劝说下,唐河清把弟弟送进了精神病医院,可没过一个月,唐河清又忍不住偷偷地跑去看望他。他放心不下这个傻傻的弟弟,因为唐罗生虽然在家里经常打人,但见了陌生人却又非常胆小,吃个饭都小心翼翼的。隔着栅栏,唐河清看见坐在床沿的弟弟神情木讷,脸庞明显消瘦时,禁不住一阵心酸。

“他饿的都掉了很多肉,我看着心疼。”

他找到医院,表示还是要把弟弟带回家里由自己亲自照料。回到家的唐河清担负起了照顾弟弟的日常洗衣、送饭、洗澡、理发、喂药……弟弟发病时有暴力倾向,发病时为了不让弟弟伤到自己,唐河清会用自己瘦弱的身体去抵挡制止,因为弟弟力气很大,唐河清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,但他也只是笑笑,似乎习以为常。

“我老公总是跟我说没办法,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,心里舍不得;天天给他送饭送茶送水。为了他这个弟弟真的眼泪都哭干了。一年四季,两弟兄,洗一次澡就打一次架,洗一次澡就打一次架。我们都这个年纪了,尽量把他照顾得好一点吧。”说起丈夫和小叔子,石元珍也是很动情。

唐河清年纪大了,身体大不如前,自己也是经常生病住院,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他的这个“傻弟弟”。

“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。我坚持,总是坚持,毕竟是脚踩肩膀的兄弟。”

在他和妻子的照料下,今年53岁的唐罗生肤色白皙,不发病时显得神情温顺。

而唐河清的儿女们受父亲的影响,对叔叔也是一直关爱有加,时不时会给叔叔带一点他爱吃的糖果和花生;逢年过节还会给叔叔添几件新衣裳。如今儿女均已成家立业,弟弟成了唐河清最大的担心与牵挂,他说弟弟比他小16岁,至少要多为他考虑20年。他经常对儿子儿媳说:“我百年以后,叔叔就靠你们了,照顾好他就是对我最好的尽孝。”前几年,他的儿子辞了退伍安置的外地工作,回村办起了养殖场;大学毕业的儿媳也辞了待遇优厚的工作回村考聘了便民服务员,方便就近照顾家庭。这个党员家庭,用至真至纯的孝与爱传承着中华民族的美德。

带着弟弟走在家乡的小路上,唐河清想起了小时候把弟弟扛在肩头玩耍的画面,脸上不由地浮起温暖的笑容。

来源:新沅江客户端

编辑:黄正波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沅江新闻网首页